屏東大富翁_5990

屏東大富翁_226

真人大富翁,認識屏東33個鄉鎮

2016年08月03日 觀昇有線電視報導

炎炎夏日,除了窩在家裡玩手遊和桌遊之外,是否還有其他選擇呢?大富翁是6.7年級生共同的回憶,也是一家人聯繫感情的最佳選擇,除了買地、賣房之外,你知道其實還有更有趣的玩法嗎?

位於屏東市的Ho覓藝文實驗研究,於本月6號在屏東市極限運動公園,舉辦「屏東大富翁-真人版」遊戲,活動發起人黃俞寧表示,在數位手遊及智慧型桌遊當道的現在,有些最純粹的遊戲方式更能引起共鳴,這次活動利用真人身體作為棋子,走踏在繪製著屏東各鄉鎮特色的圖板之間,加入屏東在地的特色融入遊戲中,例如萬丹的圖板上就有紅豆,琉球的部分則有海龜或特色景點,將資訊圖像化,讓大家快速並深刻的對屏東有簡易的了解,並用競賽方式並結合有趣的互動遊戲,讓民眾以輕鬆愉快的方式了解屏東在地特色及知識。

Ho覓藝文實驗研究所已在屏東3年時間,持續為屏東產業做提升,透過青年的交流加深對在地文化的了解和加值,因此利用現在流行的桌遊把被遺忘的、值得關注的人事物套用進來,進而引起更多迴響。屏東大富翁真人版,採上午個人賽及下午團體賽方式參與,報名全程均為免費,還有精美小禮物可以拿,更重要的是能藉由遊戲方式,讓玩家對屏東鄉鎮有更多認識與瞭解,進而培養對家鄉的認同感。


HO覓-三位青年創夢 啟動島內串聯

   「3個年輕人,加起來不到100歲」2年前,他們在南國之境─屏東市成立「HO覓藝術實驗研究所」,其中一位熱血青年,也是「HO覓」創辦人的簡瑞鴻說,「”HO就是台語好東西的意思」,希望把好東西留在屏東,讓更多人願意停留在屏東,給年輕人有留在屏東奮鬥的理由。簡瑞鴻與夥伴邱翌瑄、曹見其接受教育電台節目主持人杜韋訪問,跟大家分享,他們如何從一棟眷村裡的老舊公寓出發,搭建起既可看展聽講座、喝咖啡、Make Space的夢想藝文天地。

     簡瑞鴻是土生土長屏東人,17歲開始接案,20歲創業,有過無數接案與各縣市政府合作觀察經驗的他發覺,無論什麼地方,若要尋求改變,要先從一個載體開始,因此他開始了2年前,與夥伴在屏東創立「HO覓藝術實驗研究所」。為了讓外界看到屏東,Ho覓把90%的文宣發送到其他縣市,而非屏東在地,簡瑞鴻說,其實在外打拼的遊子,對於家鄉都有著一份抹不去的情感、長期關注其發展,這是種呼喚情感連結,並且經過這些年的努力,透過遊子與外地回饋,這策略的確奏效。

     小時候曾被誤認為過動兒,而在森林小學就讀,後來在國有財產局服務,成為有薪階級的她─邱翌瑄,看過台灣農業、土地種種問題,熱愛台灣深愛台灣文化的她想改變,卻深感無力,直到遇到「HO覓」創辦人簡瑞鴻,簡瑞鴻說與其抱怨時代環境、政府政策,不如了解接近官方,影響政府接受其想法思維。而來自大馬來台求學的曹見其則因為邱翌瑄,看見「HO覓」能量加入團隊,曹見其期望有一天能將串聯能量帶回馬來西亞。

     三位青年正共同為連結社群串聯資源努力,不過「Ho覓將在2018按下休止鍵。」簡瑞鴻說,要在有限時間、空間做最有效的運用,想想現在、此刻,我們能創造多少效益,倒數計時讓大家更有感、能創造更多可能性。


b08a00_t_01_06

新故鄉願景-播藝術種子Ho覓愛分享

(執筆:蔡百蕙) 策畫:、蔡百蕙

走出屏東市火車站,沿著站前中山路上往南走,一棟特殊的4層樓公寓隱身於一處眷村聚落,外表毫不起眼,卻是今天屏東人藝文交流和公眾議題討論的所在。屏東子弟簡瑞鴻(阿鬨),1年多前回到老家成立Ho覓藝文實驗研究所,在這裡,有展覽、論壇和電影放映等活動,企圖成為串連各界對話的載體。

「Ho覓」是台語「好東西」的意思,顧名思義,就是希望透過Ho覓,把屏東的好東西與大家分享。

阿鬨表示,高雄或台南有許多咖啡館,可以聽到不一樣的聲音,屏東卻沒有,剛好他的文創公司也累積了能量,「得到了一些資源,覺得可以回去做一點事。」在《中國時報》與正聲電台合作的「新故鄉動員令」節目中,阿鬨分享了他返鄉創立Ho覓的初衷。

空間用途多富實驗性

Ho覓標榜為藝文實驗研究所,空間用途多元,也極富實驗性質,一樓是結合共同工作空間(co-working space)的咖啡吧,二樓是展覽空間和不賣書的實驗書店,三樓是藝術創作空間,四樓則是換宿。
成立短短1年多以來,Ho覓密集地舉辦過大大小小許多的活動,也邀請過倒立先生黃明正、三輪車環島分享柴燒紅豆湯的唐大可、「不老騎士」活動推手林依瑩和「多背1公斤」發起人安豬等來演講,阿鬨說,這些活動背後是有目的的,透過每一場活動,「都是在傳遞聲音給大家,希望帶給屏東市民不同的想像。」

為偏鄉童多背1公斤

阿鬨指出,「多背1公斤」在中國發起時的原意,就是希望旅遊者在出發前準備多餘的書籍和文具,帶給沿途遇到的偏鄉學童,把這1公斤回饋給偏鄉的孩子,「我們也希望大家多背,更願意來屏東奉獻1公斤。」因此,第一場活動即安排談「多背1公斤」的公益旅遊。
透過這些講座,阿鬨表示,帶入了很多想法,也帶入了很多衝撞,「本來就設定要讓大家聽到多元的想法和不同的訊息,」然而,因為交通不便利,阿鬨坦承,「台北人要換好多交通工具才會到屏東市,大家其實不太願意來。」

找演講者要連哄帶騙

為了邀請這些不同議題的講者們來屏東,阿鬨必用盡各種手段,他說:「大部分都是連哄帶騙,」說服他們來演講,再多留一天,明天就去墾丁,「要用一些誘因,才有可能把人找來。」
然而,從邀請講者、放映電影、舉辦展覽到提供藝術家駐點創作等,都是免費的活動,主持人、《中國時報》執行副總編輯張瑞昌忍不住問:「你又不是富二代,要靠什麼來支持這些活動?」阿鬨說,他從2006年起,就規定公司不管賺多少錢,都要留下5%的盈餘,提撥為其他非營利服務事務的經費,「莫拉克的時候我們也去救災,現在的Ho覓也是透過這個機制來成立。」

連鎖店概念串起全台

阿鬨表示,「Ho覓已經變成一個屏東人都會在那裡的地方,那就達到目的了。」下一步,阿鬨希望Ho覓的模式能夠散發出去,「希望把連鎖店的概念放進來,連結全台灣。」
他認為,目前台灣有許多的藝文空間,彼此的連結性卻不夠強,因此,他也積極地到處演講,到各大專院校分享Ho覓的故事,鼓勵年輕學子們,如果想創業或返鄉,趕快採取行動,未來期望將各縣市的藝文空間串連,「這些都是我的種子。」(中國時報)